俄烏戰事發展至今,很多地方令人意外:首先,與此前很多人預計的“閃電戰”不同,戰事已持續一個月,雙方陷入相持,“摧枯拉朽”并未出現;第二,戰場上呈現“新舊交雜”局面,既有坦克和火炮這樣的傳統裝備“唱主角”,也有無人機、單兵反坦克導彈和防空導彈這樣的網紅武器“奪眼球”,同時還有俄烏雙方在社交媒體上展開的“認知作戰”交鋒。這些意外之處值得關注、引人思考。

美西方輿論普遍認為,戰事超過一個月,體現的是俄軍的失?。哼@種觀點認為,俄高層基于錯誤情報和評估結果進行了情緒化決策,缺少理性,且低估了烏方的抵抗意志和抵抗能力;也有西方觀察家通過對各種戰地影像的“解讀”,認定俄軍的裝甲部隊在烏方無人機和“標槍”反坦克導彈的打擊下已經潰不成軍,而俄軍巡航導彈失敗率很高,實戰表現“非常糟糕”,并且俄軍在戰場態勢感知、后勤和補給方面也存在著嚴重問題,導致推進乏力、陷入僵局。用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戴維·伯杰的話來說,俄軍“沒有做好應對高烈度戰爭的準備”。

由于反俄成為眼下美西方輿論的“政治正確”,且社交媒體消息傳播具有很強的立場分野和情緒色彩,西方輿論場上涉及俄烏戰事的消息存在明顯的“捧烏貶俄”立場傾向性和選擇性??梢?,除了常被人們提及的制空權、制海權和制信息權之外,對“制認知權”的爭奪,也會成為未來戰爭和沖突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對TB-2無人機和“標槍”導彈究竟發揮了多大作用的討論就是一個有關“制認知權”重要性的例子。

隨著相關小視頻的傳播,這兩種武器被西方媒體捧為“網紅”,仿佛它們令俄軍無法阻擋。但是,一種武器能否充分發揮作用,不僅取決于武器操縱者本身素質,同時還和它所依托的體系是否強大密不可分。無法對付的“神兵利器”并不存在。

比如,現代化野戰防空系統可以對付TB-2這樣技術水平并不出眾的察打一體無人機,而適當的防護裝備和良好的步坦協同戰術也能夠克制“標槍”導彈的威脅。我們看到,俄軍的“山毛櫸”和“道爾”防空導彈獵殺了不少TB-2無人機。而俄軍更將繳獲的“標槍”集中起來,轉而對付烏軍??傊?,如果聯合作戰能力強,戰術戰法得當,這些網紅武器并非“無解”。

當然,由于烏克蘭戰場的廣袤,以及俄軍軍事改革并不徹底,加上俄軍在軍隊建設方面的資源相對有限,俄軍在此次戰事中的表現也有很明顯的兩面性。

一方面,俄軍的表現并不像西方媒體描繪的那么糟糕。畢竟,整體的戰線態勢不會說謊。俄空天軍在對地火力打擊、壓制敵方防空系統方面戰果不俗;與西方的一味唱衰不同,俄軍裝甲力量的戰果證明了這種兼顧火力、防護和機動性的力量仍在現代地面戰爭中不可替代。此外,諸如“口徑”巡航導彈和“伊斯坎德爾”彈道導彈這樣的俄軍遠程精確打擊武器確實發揮了打擊對手重要節點的威力。

另一方面,是俄軍暴露出的一些問題:烏軍在無人機的引導下打擊俄軍部隊的畫面經常出現,證明俄軍在防御無人機方面做得并不好;而當前圍繞馬里烏波爾等城市展開的殘酷巷戰爭奪,意味著作戰進程的滯緩,這恐怕和俄軍決策層之前的計劃并不一致,此外,形形色色的裝甲車輛被丟棄,恐怕說明在經過大規模的裝甲部隊穿插機動后,俄軍的后勤保障確實出現了脫節;而烏軍“圓點”彈道導彈部隊至今還能夠創造出擊沉俄軍登陸艦的戰果,再次證明了打擊和壓制陸基遠程精確打擊火力平臺,是現代戰爭中的一大難題。

由于俄烏戰事目前還在進行中,相關的信息非常蕪雜,因而需要相對冷靜的心態進行看待。但可以確定的是,現代的高強度戰爭和沖突并非開一局電子游戲那般簡單。在這個復雜過程中,有很多變量和因素都會發揮影響。決定戰爭成敗的因素,不僅根植于傳統,還取決于能否將手頭的資源進行最優整合,做到各個軍兵種的聯合作戰,從而揚長避短,也和能否順應軍事技術的發展和變化,做到與時俱進密切相關。

對現階段的俄烏戰事而言,進入“談談打打”階段之后,可能會進入一個相對漫長的對峙與消耗過程。在這一階段,誰的“血條”更厚、手中的牌更多,恐怕就更能和對手耗下去,進而在戰場和談判桌上創造對自己有利的態勢。由此展開的新的對壘和博弈,值得認真關注和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