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驚訝的是,整個北約都在盯著烏克蘭戰爭,卻沒有反思問題,沒有從中吸取教訓:

一是,將武器置于所有其他安全工具之上,既不會帶來安全,也不會帶來可持續的和平;武器造就狂妄自大、反智主義和軍國主義。

二是,聯盟靠樹立敵人壯大自身的方式,是危險的。

三是,軍事威懾不起作用,反而會刺激局勢升級。有了對抗性政策和進攻性武器,就永遠不可能有共同的安全、穩定與和平。

四是,對 “我們”適用一套規則——例如違反基于聯合國國際法的國際規則秩序——而對“他們 ”適用另一套規則,這是道德欺詐。

五是,與通過中立合作共享軟邊界相比,建立兩極分化的硬邊界是不明智的。缺乏同理心和歷史感會導致適得其反、自我毀滅的決定。

六是,促成和平就是要分析沖突或問題,這些沖突或問題總是存在于雙方之間。一旦沖突被忽視、被錯誤對待,恐懼乘虛而入,戰爭就會發生。

1949年以來,北約向納稅人承諾,他們將擁有和平的生活??墒?,今天的歐洲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接近災難。主宰世界的西方安全政治模式已經走到盡頭。但更多的美元和武器被注入這個已經失靈的模式中。

總的來說,歐盟之所以站在美國一邊、聽從美國的政策,是因為作為一個聯盟,它未能形成獨立、全面和統一的外交與安全政策。因此,在俄羅斯對烏克蘭進行特別軍事行動后,歐盟立即決定以牙還牙,從根本上切斷和消除與俄羅斯的聯系,卻缺乏對長期后果的分析。這是一種盲目的懲罰和仇恨情緒,仿佛俄羅斯未來將不復存在一樣。

其次,他們認為中國應該向俄羅斯施壓,并“幫助”西方制止這場戰爭。如果不這樣做,中國應該面臨負面后果。這究竟是一種真誠的求助,還是另一種推動西方對抗中國冷戰議程的方式,還有待觀察。

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非常欠考慮,并且會產生自我毀滅的后果。在一段時間內,這些制裁肯定會傷害到俄羅斯的無辜民眾,也許會是非常嚴重的。但毫無疑問,它們會讓西方自食惡果,迎接嚴重的社會經濟危機。

俄羅斯將認為,未來沒有理由與西方合作,并將自己推向伊朗、印度和其他國家。與西方越來越不真實和自閉的看法相反,其他國家都不支持西方對俄烏沖突的反應。在新疆、香港、臺灣和立陶宛問題上,歐盟從政治和言辭上都表現出反華的立場,現在卻要求中國“幫助”解決俄烏沖突。幾個歐盟成員國作為北約成員國在這個問題上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北約對抗性的東擴向來是不明智的,它本應在華沙條約組織和蘇聯解體時就結束使命。歷史正在重演。歐盟在履行自己的《里斯本條約》,在外交事務上用一個聲音說話,在為歐盟和世界和平而努力等方面遭遇了慘敗。如果歐盟/北約成員國在2014年與美國推動的基輔政變保持一定距離,并堅持為烏克蘭的未來做出其他安全安排,而不是承諾讓其成為北約成員國,那么世界就不會處于目前這種極其危險的境地。

在我看來,美國與北約希望俄羅斯盡可能長地在軍事上被拴在烏克蘭,同時破壞俄羅斯的經濟和社會,然后,轉向其愚蠢地認為是頭號對手的國家——中國。當然,俄羅斯還有其他選擇,它應該與烏克蘭談判?;饏f議和建立新的未來關系,最好是組建一個大規模的聯合國維和部隊,并設立一個長期談判機制。而歐盟必須變得更加獨立于美國,才能對正在形成的多極世界秩序做出建設性貢獻。

歐洲迫切需要一個全新的全歐洲安全與和平體系,其基礎是與俄羅斯的共同安全、向防御性軍事架構轉型、非威脅性姿態以及早期預警。最重要的是,要進行民間的、文明的磋商,而不是已經失效的軍國主義升級威懾。從這個意義上說,北約與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沖突可以被用作一個建設性的轉折點。它應該標志著過時的北約模式及其非和平政策的終結。如果東歐和西歐現在能夠創造性地認識到它們的共同利益,作出有利于人類未來的事情,踐行與中國的合作而不是對抗,也將有益于人類。(作者是瑞典跨國和平與未來研究基金會創始人 奧貝里)